首  页
 关于我们   中华之旅    世界之旅   休闲摄影   人像人体   风光风情   园林花卉   摄影技术
_______
   
 
 
     
 
唐小明长城摄影作品
 
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个人的长城

  和许多人一样,唐小明第一次到长城,很大程度是为了看那块“不到长城非好汉”的石碑,1985年,他是一个过路看客,挤杂在八达岭热闹的人群中。 那时候的他,一定不会想到,有一天,长城会成为他生活的主要内容,或者说是全部,像一个信徒一样,虔诚而执着。更不会想到,一切的变化,竟缘于和一个陌生人的匆匆一面。

   发现长城

   唐小明很早就来到深圳了,他喜欢一个人旅行。
   1999年8月,他来到了山西的壶口,看黄河瀑布。壶口两岸都是山,河水奔腾怒啸,引得山鸣谷应,坐在被河水冲刷的光滑的河床上,唐小明看得几乎出了神。 就在出神之际,他发现了一位单身男游客,一看那装备、神态,就是一个专业的摄影师。唐小明自己也对摄影非常感兴趣,于是盯着这位游客,想看看他会从哪个角度把壶口的雄奇记录下来。 但让他感到意外的是,转了大半天,这人居然连动动相机的意思都没有。 实在忍不住的唐小明便上去问,哥们你干嘛不拍呀,这么好的景色。 那人说,我只拍长城。他又问,长城有什么好拍的,比得上壶口吗?那人说,看来你不懂。 接着便给他讲了一大堆长城的景致,都是唐小明不曾听说过的,讲他拍长城的感受,神采飞扬。 这一顿侃把唐小明给侃晕了,第二天,就迫不及待地结束了壶口之旅,按那人的描述,一路打听着到了北京怀柔的一段古野长城。
   站到长城上那一刹那,他心中的某个地方似乎被狠狠地击中了。 在八达岭,有修葺一新的台阶马道,蜂拥而至的人们把长城挤成一个个狭小空间;而与八达岭同宗同祖,在漫漫山野和萧瑟寒风中傲然挺立的残野长城,尽管远离人群,但丝毫不减风骨,绝地连天一揽众山中,浸透着一种不羁的梦想。 唐小明感觉,这就是他一直在寻找的梦。

   寻梦之旅

   唐小明搜集资料、确定路线、锻炼体力,整整准备了两年。2001年10月,北京的深秋,他背起行装,独行于北京以北130公里外燕山山脉茫茫的深谷山野之中,开始了他的行走长城的寻梦之旅。
   京郊的明长城是中国古代万里长城中最雄伟、最险峻、最坚固,也最具代表性的一段,它从天津蓟县的黄崖关西行进入北京境内,东起平谷,西至怀柔、延庆,辖内共有敌台1020个,大小关口30多个。从平谷的彰作关、将军关到密云的墙子路关、大角峪关、司马台关、古北口关、白马关;再入怀柔的河防口、莲花池、慕田峪、黄花城、西水峪;连接延庆的青龙桥、八达岭、居庸关,过石峡西入河北怀来,全长约630公里。 以上这样的线路描述,唐小明张口即来,两年时间的准备,长城已经在他心中熟悉起来。
   第一站,司马台,长城随山脊飞驰,“望京”、“仙女”两座敌楼屹立在刀劈斧削的千米危崖之上,为长城建筑史上罕见的奇观,令人叹为观止。 唐小明搜集的资料从史书、图片到互联网,不一而足,所以选择的路线,也是公交车、中巴,甚至摩的,不拘一格,辗转来到长城脚下的庄子村,村口的老槐树下,一群晒太阳的老乡听到这个人打听上山的路,还是一个人,都露出惊讶的表情。 回想起上山的情形,唐小明只能用两个字形容,“玩命”。夕阳落山之际,他终于登上了望京楼。 日落时分,晚霞像流淌的岩浆一样,把西边蜿蜒的城墙染得血红,几乎是在山群里燃烧,那一刻,天地间只剩下他和长城,唐小明说:“那是一个人的世界,长城那天属于我。” 在睡袋里听了一夜的山风,他又迎来了司马台壮美的早晨。
   从2001年起,他每年都有好几个月在这样的行走与壮美中度过。2001年11月,二上司马台;2002年4月,金山岭长城;2002年8月,司马台长城;2002年10月,金山岭、箭扣长城;2003年3月,箭扣长城;2003年6月,箭扣长城、金山岭长城;2004年3月,黄崖关长城;2004年5月,兰州到武威至嘉峪关、玉门关、阳关;2004年7月,丹东、山海关一带……

   关于行走的定义

   该怎么定义唐小明的这种行走呢? 第一,他不是考古或者其他什么专家,走长城能找出什么科学结论;第二,走长城也没有独闯罗布泊或者登珠峰那么壮怀激烈;第三,他也没打出个什么响亮的口号,比如保护秦砖汉瓦的环保之行什么的。 那你走长城是想干嘛? “这是我的一种另类人生,就是一件自己觉得有趣,愿做的事。无人喝采也无需奉迎。它在挑战我的体能极限和心理极限时,也让我享受到生活的最大乐趣。”

   忘了介绍一下了,唐小明,五十年代出生于广东,后移居深圳,做过保险、投资、证券,长相普通,身高中等,体力一般,基本没什么特别之处。 唐小明告诉记者,虽然有“不到长城非好汉”一说,但长城更应该属于每一个普通人,而他,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人。他要用自己的目光观察,用自己的脚步丈量,用自己的相机和文字记录,用自己的心情去感悟,讲述一个普通人能感受到的长城。

   长城对他最大的改变就是让他少了很多俗气,行走长城,让他变得更豁达、更有激情。他想,这应该是每一个看过长城的人都会有的变化吧,于是,动笔写下了他的长篇处女作《曾经沧海》,讲几个城市里的人到长城以后性格、心情和生活的变化。

   他走了很多残野的古长城,这是很多人希望看但往往没机会看到的,很多他的朋友每次听到他说行走长城的事,都应声而起:下回咱们一起去,等到真要走的时候,却没了声息。唐小明的第二件趣事就是把十几次往返长城的日记和图片收集起来,编成了一本《长城古韵》图文读本,希望能够感染那些和他对长城有同样情感和兴致的人。 他希望,长城可以净化更多人的心灵。 汉河仓城下的雕像 唐小明说自己是个低调的人,再说行走本身也没什么可高调的,但还是见报了。

   就是今年5月的事儿,他在宁夏境内坐了一天的车,到六盘山下的小城固原时,因为一天没吃东西导致肠胃功能紊乱,进而严重脱水,病倒在一个小旅馆里。 那时候他还没意识到会有生命危险,强撑不住,给四川的朋友打了个电话,朋友一听知道不妙,马上人托人联系到固原当地的医院,二十分钟之后,医生就到了他的床边。 后来那个医生对他说:知道为什么没送你上医院而在屋里直接治疗吗,因为看你的样子,我怕你会死在去医院的路上。医生再晚去一会儿,他或许就再也回不了深圳了。

   小城不大,一个走长城的人差点在这儿丢了命的事很快就传开了,银川一家报纸的记者找到了唐小明,在唐小明离开小城的时候,报道已经刊出来了,题目是《为了一个广东兄弟》,讲人们怎么救助他的经过。 唐小明哑然失笑,没想到自己头回见报是这么一个“可怜”的故事。 如果要见报,他最想讲的是汉河仓城下的一对老夫妻。 那段古长城不是人们常去的旅游景点,从敦煌要走100多公里的戈壁才能到达,是干打垒的土城,那对老夫妻是当地文物部门派驻的守城人。荒漠古城,两位老人孤守在城边的小棚子里,偶而有游人到来便出来看看,布满皱纹的脸上几无表情,如同古长城下的雕像。 唐小明搞不清为什么要派两个老人来守长城,但两位老人与长城一起的景象却深深留在了他的脑海里,那是一幅几乎没有时代标记的图画,恍若秦汉,也许是明清,这样的两张脸,陪伴着发黄的城墙。

   唐小明还给记者讲了很多故事,比如说遇上劫道的村民,比如说碰见为保护长城立牌子的英国人,比如说登临绝壁时的孤独与恐慌,他说,行走长城以来,他感觉生命的充实要超过以前几十年的总和。 前几天,他又出发了,这次要走的是宁夏内蒙山西一带,他说还有一段长城他没有走过,一个月后回来,他可以兴奋地对我说,长城,我都走过了。 (转载深圳特区报)

 

 


 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